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研篇  >  內容頁

當我們在談論丁西林的時候在談論什么?

2019-04-16 11:41:57 作者:戴晨 新聞來源:本站原創

分享到:

  2016年,北京人藝上演的小劇場話劇《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成為話劇圈的一個亮點,它選取了《一只馬蜂》《酒后》《瞎了一只眼》三部獨幕劇,均以民國時代家庭婚戀題材喜劇地表達。上演三年,《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獲得了諸多觀眾的好評。從北京人藝走出,這個戲的足跡遍布不少城市:昆明,天津,揚州,上海,南京,杭州,重慶,烏鎮,還于2018年四月赴臺北作為文化交流的演出。于是乎,“丁西林”、 “民國”、“喜劇”這三個本身就自帶話題的詞匯進入我們的視角,激起我們的好奇和懷舊心理,想要走進劇場去細細品味幾幅數十年前的生活圖景。《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不僅是一個出色的小劇場話劇,它的意義還在于給社會投擲了一個關于丁西林、關于民國、關于喜劇的文化現象,讓人們對于曾經的那個充滿情懷的黃金年代及人文又增進了新的認識與了解,提升了對喜劇的審美意趣。

有趣的斜杠青年

   打開丁西林的介紹,用現在流行的一個詞來形容他最為貼切,跨界的斜杠青年。丁西林(1893-1974),中國劇作家、物理學家、樂器工藝家、社會活動家。原名丁燮林,字巽甫。1893年9月29日生于江蘇省泰興縣黃橋鎮。他家境殷實,其父丁仲培受“新學”思潮影響,對子女的教育十分重視。1910年丁西林中學畢業后考入上海交通部工業專門學校 (上海交通大學前身),1913年畢業。丁西林的家鄉黃橋鎮是一座千年古鎮,大戶人家崇儒重教,清末留學風氣漸起,去英國、日本留學成為不少人家的選擇。1914年,21歲的丁西林前往英國伯明翰大學攻讀物理學和數學,1917年,他獲得理科學士學位后便赴德國、法國學習語言,隨后又到倫敦大學做物理研究工作,兩年獲伯明翰大學理科碩士學位。在伯明翰求學期間,在英國皇家學會會員O.W.理查遜(Richardson)教授指導下,他以熱電子發射實驗直接驗證麥克斯韋速度分布律,證明了這個分布律也完全適用于熱發射電子。他還設計出一種新的測量重力加速度g值的可逆擺,既可排除測量轉動慣量的困難,又不必測定擺的重心位置,因而大大降低了測量g值的實驗誤差。丁西林于1919年回國,受蔡元培校長邀請,聘入北京大學任物理學教授兼理預科主任,后又多次被選為物理系主任。他任物理系主任期間,仿效蔡元培校長,極力延聘優秀人才到系執教,使物理系一時人才濟濟,稱為一時之盛。丁西林大力提倡實驗工作,建設物理實驗室,親自編寫60多個實驗講義以為倡導,并親自審閱學生的實驗報告,以樹立理論與實驗結合的優良學風。他講授物理課,首倡采用中文而不用英文編寫講義,并從事整理和訂正物理學名詞術語的中文譯法,以利于國人吸收西方科學。他在北京大學任教近10年間,成績卓著,深受學生尊敬,培養了不少學有專長的人才。

   丁西林的兒子丁大宇講:“我父親是學科學的,是物理學家,但是物理學家呢又寫戲劇,所以搞科學的人說他是文學家,搞文學的人說他是科學家,所以我父親有時候就說:‘呀,大概我兩個都不是!’但是他早期的劇本還是創新的,當時中國話劇也沒多少人寫,寫這個戲的時候我還沒出生呢。” 1923年,丁西林發表處女作《一只馬蜂》一鳴驚人,隨后陸續發表作品,被譽為“獨幕劇圣手”。

   1928年1月,物理研究所的雛形——中央研究院理化實業研究所物理組,經中央研究院籌備委員會決定籌設;1928年3月,物理組作為理化實業研究所的三個組之一,在上海霞飛路899號臨時所址正式成立,丁西林被聘為物理組主任。1928年6月9日,國立中央研究院正式成立。隨后,理化實業研究所分為物理、化學、工程3個研究所。國立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即宣告成立,首任所長丁西林。當時研究院初創,研究所白手起家,經費很少,所需各種器材、設備和書刊均必須從國外購進。丁西林面對困難毫無懼色,精心規劃,刻苦經營,迄至抗戰前夕,物理研究所已建立了一批能開始進行科學研究的實驗室和一個藏書豐富的圖書館,并在一些方面取得了科研成果。

   在聲學方面,他對中國傳統樂器——笛進行了改進,開發出符合12平均律的“11孔新笛”。從1946年起,丁西林從事“地圖四色問題”研究,前后持續20余年,花費了不少心血。

   新中國成立后,丁西林先后任中華全國科學技術普及協會副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丁西林對于漢字改革饒有興趣,1951年12月,出任了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其間,他對漢字的難寫、難認、字體混亂和查找不便等缺點深為關注,經常在業余時間從事改革的嘗試。雖然簡化漢字筆畫和減少通行的漢字數量為漢字改革的主要課題,但改進漢字檢字法也是一項刻不容緩的任務,為此他創造了“筆形查字法”,依此可以“見字知號,按號找字”,現已被吸收進《計算機中文信息筆形編碼法》。為了紀念丁西林,軟件研發者在五筆軟件中把“木、丁、西”放在S鍵這一并不符合字根規則的鍵上。丁西林長期從事對外文化交流工作,曾先后率領各種文化代表團訪問亞洲、非洲、歐洲許多國家,為增進我國人民與世界各國人民之間的友好合作做出了重要貢獻。1960年后他歷任文化部副部長、中國對外文化聯絡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副主任、北京圖書館館長(現國家圖書館前身)、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等。他在繁忙工作的間隙仍堅持不懈的探索戲劇的創作與發展,在形式和內容上進行多方面的嘗試,創作出多部話劇、舞劇、歌舞劇及新篇戲曲等。

有情懷的時代成就高級的喜劇

   五四新文學大多以宣揚“民主”、“自由”、“平等”、“浪漫主義”、“個性”、“解放婚姻”、“自由”為中心,在新文學的吹佛下,那個時代有了自由戀愛,西式餐點,洋房別墅,西裝革履。丁西林自幼喜愛文藝,他的劇作記錄了民國期間的人文風貌。這也是我們現在提起民國,最讓人流連忘返的風貌。

   丁西林的喜劇風格被冠以“高級”、“含蓄”、“機智”、“知識分子”等標簽,這種幽默不僅源于他所屬的時代,還和他的人格魅力相關。丁大宇回憶:“我父親是比較幽默的,他任何時候就是喜歡用幽默的話來使整個氣氛和諧。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們在家同坐在一起吃飯,我母親就很照顧我父親,給他夾這個菜夾那個菜,告訴他這個菜富有營養啊等等等等,然后我一看父親就這樣來回動(上下前后的轉動肩膀),我母親就問他怎么回事啊?他說,是不是我的衣服小啦?他的意思是想說明這個營養是不是馬上起作用了(注:導致人立即變胖了)。我在旁邊看了覺得確實很幽默。這樣性質的事情可以講很多很多。”

   丁西林的處女座《一只馬蜂》,有著他自己婚姻生活的影子。這部作品以反對封建包辦婚姻提倡自由戀愛為主題,在全國劇壇產生了轟動效應。丁大宇提到父親的婚姻:“我父親受到封建的迫害,當時是被我奶奶和爺爺騙回去包辦婚姻。所以我父親是名義上頭有個媳婦,但是沒有任何的接觸。他當時告訴我那個人不認識,無法接受。你想我父親是英國留學生,他能接受這個東西嗎?這就是他的這個所謂婚姻的一段經歷。我母親也是很奇傳的,她屬于韋昌輝的后代。我母親在16歲的時候就被家里包辦了婚姻,嫁給一個歲數很大很有權勢的人。這個就是我母親的早期婚姻——年紀很小,還生了幾個孩子。”“那么我父親怎么會跟我母親認識呢?現在說來也就是我母親的前夫,有個女兒叫袁昌英,在英國留學時候和我父親認識了,回到中國以后他們就經常聚在一起。袁昌英覺得自己的繼母比自己還年輕,就和我父親說,你們兩個人都受到了封建婚姻的迫害,你們認識認識吧。然后她就把我母親介紹給我父親。”

   丁西林有著深厚的生活底蘊,因此他豐富的生活情趣和得天獨厚的理性修為使他的喜劇注重理性感受,丁西林的喜劇所展現了各種喜劇性矛盾關系和他們不同的喜劇性格,人物肌理細膩入微。他的語言體現了他所有喜劇的風格,不僅輕松俏皮,撓有興趣,而且意味雋永,其喜劇性扎根于生活本身,給人以親近感。他一般不采用通常意義上的夸張,更不求助于外加的笑料。在劇情展開上,也是波瀾起伏,妙趣橫生,有鮮明的層次和節奏。

   《一只馬蜂》中吉先生寫的那封信就充滿諧趣,他嘲諷老太太包辦兒女婚事不成又來助侄兒做媒,說是“將來一杯美酒,或能稍慰老年人,愿天下有情人無情人都成眷屬之美情也。”真是嘲笑盡天下昏庸糊涂的父母。他和余小姐的一連串的反語和謊言,也都閃耀著機智的光芒,“趣味”是含蓄的,讓人在會心的微笑中領悟意蘊與哲理,這顯然是受了英國幽默喜劇的影響。丁西林很重視喜劇的結尾藝術,所謂“意在戲先,戲盡意在”,每每在全劇矛盾沖突已經結束了之后,又出人意料地添上一筆,進一步強化喜劇效果。如《瞎了一只眼》中,丈夫在友人面前扯下繃帶,暴露了太太向友人撒下的謊言,太太面臨尷尬正不知如何是好,不料丈夫又生出新的謊言為其解圍,太太一時大喜,竟忘了遮掩,喜不自禁地投入丈夫的懷抱,讓喜劇充滿了意外的驚喜。

    現代人工作生活節奏快、精神壓力大,喜劇是不可或缺的解壓方式。當我們看慣了“馮小剛”“周星馳”“小沈陽”“開心麻花”等各式的幽默喜劇,看多了花樣百出的綜藝節目,丁西林的喜劇如同涓涓細流,令人發出“會心的微笑”。觀眾在劇場中發出的笑聲和掌聲讓我們開始思考,為什么觀眾需要這樣的作品。在劇場,讓人哭很容易,用什么方式讓觀眾笑,是話劇需要探索的。

   《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的服裝設計很有講究,既符合人物和歷史,又突出了 “民國風”的美感。這是三個不同的獨幕戲,三個演員分別飾演不同的三組人物,要利用服裝造型把每個演員塑造的三個角色區分開,讓觀眾清楚這不是一個戲,更不是一個人物。《一只馬蜂》中的‘余小姐’,她前去看望吉老太太時穿著白色小素花的圓擺小褂; 在《酒后》中她飾演優雅知性氣質的年輕太太,穿著銀灰色旗袍;《瞎了一只眼》中她飾演中年妻子,穿深色旗袍。最出彩的是《一只馬蜂》中‘吉老太太’的翠綠色寬袖襖馬面裙,因為這個人物是男演員反串女角,單看顏色覺得很怯,穿在舞臺上非常有喜劇效果。還有一個設計是《瞎了一只眼》里特意從天津趕過來的“朋友”這個角色,是有點邋遢齷齪的單身中年知識分子,服裝上改變了大多數舞臺上所呈現的長袍造型,故意把他的長袍做得很瘦小、很局促,一下子那個人物的感覺就出來了。


丁西林與北京人藝

   北京人藝和丁西林早有淵源,1959年6月,北京人藝黨組會決定排一組丁西林喜劇《壓迫》《三塊錢國幣》《一只馬蜂》《瞎了一只眼》,后改為演出《壓迫》《三塊錢國幣》《等太太回來的時候》,于同年8月8日首演。

   此次演出《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是北京人藝在50多年后重新啟封丁西林的作品,希望通過重排,讓大家都知道中國曾經有過丁西林這樣的作家、有過這么經典、這么有文化的喜劇。

   《一只馬蜂》是丁西林的處女座,創作于1923年,這部獨幕劇圍講述了干涉兒子婚姻自由的老太太,想把一位余小姐說與侄兒為妻。豈料兒子與余小姐早已生出情愫,兩人利用媒妁之約,顧左右而言他,兩人反話連篇,瞞天過海,最終確立戀愛關系的故事,當他們相擁被老太太撞見時,余小姐喊一聲馬蜂,以被馬蜂蟄痛加以掩飾。《酒后》表現的是一對夫妻在酒后對夫妻與第三者關系的邊界所作的探試性游戲。劇里的妻子突發奇想去吻熟睡中的客人,丈夫同意后她卻邁不動腿。《瞎了一只眼》則描繪了一個圓謊的故事。先生受了傷,太太一時慌亂而鬼使神差地給先生在外地的友人寫了一封告急信。在友人匆忙趕到后,夫婦二人上演了一段圓謊的諧劇。

   本劇的導演班贊對于丁西林的劇作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他認為,丁西林的作品如功夫茶,它需要以繁復的手續進行精加工,之后才能品出其中深厚的余味。這對觀眾審美的層次也提出了一定的挑戰。對從中央戲劇學院走出的班贊來說,丁西林的作品陪伴了他整個學習生涯,也是排練廳的“常客”,所以他要求這個戲的空間環境呈現出一個“排練廳”的感覺。他以“文化的鄉愁”對這部作品做出了概括,希望將這出戲劇的欣賞過程視作一次懷舊之旅,為此他在自己的導演工作上也做出了思考,通過象征、虛擬示意等手段作為現實主義路線的擴充,來豐富戲劇關系。

   目前《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在全國很多地方演出過,制作人戴貴江希望帶這個戲去大學校園里演出,大學生們需要如此文學的、智慧的、恬靜的喜劇。北大、清華、人大等學校多次邀請過《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去演出,由于場地不合適都沒能成行。他非常注重現場的效果,提出“一個劇目的風格和劇場的氣場要吻合”的觀點。有些劇場典雅華貴,但很大,不符合本劇小劇場話劇的感覺,觀演效果不能保證。戴貴江表示,不追求多高的經濟效益,不追求劇場設備前衛與否,但劇場的環境和意味更重要,一切都要為戲服務。因這個話劇結緣,戴貴江現在成為了“丁西林傳播大使”,他發現這個戲演出以后,在社會上引起文化熱議,特別是受到了青年人的關注,在沒有經過丁西林家人允許情況下,全國有一些學生群體紛紛效仿排練。“丁西林家人對現在的演出信息接觸得少,我希望丁西林的作品能夠受到保護和尊重,我們鼓勵一些學校、社區內部排練,但也擔心一些人惡搞喜劇亂改劇本,用作商業盈利。我覺得我有這個義務幫助版權人去維護丁西林劇本的藝術品質。”現在丁西林的家人委托戴貴江作為丁西林文學劇本的版權代理人,負責把關處理版權的問題。去年開始,江蘇省泰興市黃橋鎮政府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丁西林故居陳列館的建設工作,戴貴江作為策展人之一和丁西林的家人一起也在為丁西林的戲劇作品提供更豐富的資源留給后人。由一個戲引發了一系列的文化現象,戴貴江讓這個戲從小劇場走向了更廣闊的天地,拓展了戲劇的維度。

   如果說小劇場話劇在過去能夠吸引觀眾,是因為對傳統戲劇形態的突破,給人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那么當這種新鮮感已經逐漸消失的今天,小劇場話劇靠什么來吸引廣大觀眾?優秀的小劇場話劇需要不斷地探尋戲劇與觀眾、戲劇與時代對話的有效方式。對于以年輕觀眾為主導的群體,小劇場話劇不能因為成本低,票價低而降低了水準,迎合市場并不意味著迎合低俗。劇本是基礎,舞臺藝術是關鍵,審美取向是標尺,所有經典的戲劇大概都是三者的高度契合。北京人藝作為全國一流的劇院,肩負著社會責任,而《丁西林民國喜劇三則》在藝術和市場領域雙贏,給戲劇市場樹立了很好的榜樣,它所帶來的社會效應,引發的文化熱潮足以說明北京人藝的戲劇人秉持著“戲比天大”的藝術精神,高品質的選材和對文化視角的精準捕捉,提升了人們的文化審美。筆者認為,這也是話劇的魅力所在。


广东好彩1的开奖记录